相关文章

广州收数公司,长安富二代欠下百万赌债

因为怕债主骚扰,李伯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关着铁门,偶尔有来客才把门打开。 记者 陈奕启 摄

长安锦厦的李老夫妇今年都已七十高龄。作为本地人他们本该能过上富足无忧的日子。但最近半年内,老两口总是不断地遭到上门追债,甚至是连夜的恐吓和频繁的骚扰。这一切都归结于他们那个烂赌的大儿子李源(化名)。两年前,他们为儿子支付了约230万元的赌债。而这次债务超过了500万元。两位老人说他们还不起,也不想再为这个如今已47岁的不争气儿子操劳了。

半夜接到“死亡要挟”电话

李老夫妇住在长安镇锦厦新村的一栋自建楼里,一楼、二楼自己住,上面几层做出租房。昨天下午,南方都市报记者来到李老家中,看见大门的防盗门上有两个鲜红的“还债”字样,在一整排紧密相连的出租楼中,这两个字显得如此明显和扎眼。

“这两个字是追债的人在(昨天)凌晨不知几点钟用油漆喷上的,他们还用牙签等小东西把门锁钥匙孔堵死了。我们早上起来开不了门,报警又找人换了锁。”老李说,其实那些追债人的骚扰已持续了几个月之久。

早在今年春节前,老李家就陆续有人前来追债。“一来就是好几个年轻人。有说白话的,有讲普通话的。他们说李源借了他们多少多少钱,现在儿子失踪了,只能找我还钱。”老李说他们搞不清楚具体的债务数额。动辄几十上百万元的债,他们两个老人家还不起。

春节前后,前来找老李讨债的有近10拨人。老李说他们基本都是高利贷的,他曾经听李源说过,借了一个人8万元,几个月的利滚利,最后被逼着签下23万元的借据。“春节后,他们开始打我家里电话。每天晚上从8点开始打,每一两个小时一次,一直打到第二天凌晨。一接电话对方就要钱,最后变为‘你们是不是想死’之类的要挟。”老李夫妇只好把家里电话线拔掉。 广州讨债公司

卖铺为儿还债230万

说起他们的大儿子,老李言语中透露出无奈和悲痛。1990年,刚结婚没几年的李源开始赌博,一开始是小赌。到最近几年,儿子开始肆无忌惮地在长安狂赌,什么样的赌博方式他都参与。

2014年年中,老李家就出现过几次追债人登门要钱的情况。当时老李一狠心卖了一处铺位,再从亲戚那凑了些钱。他清楚地记得,前年还债当天的情形。“当时我大儿子也在场,230余万元的现金堆在家里,我还找来所有债主,大概有10伙人。我亲手将钱几十万几十万地交给债主,并恳求他们以后别再借钱给我儿子,在赌场上借钱给别人就是害人。”